美国防部百亿美元订单被指不正当内定亚马逊

2018-12-25 11:02:49  阅读 358 次 评论 1 条

亚马逊被指涉嫌腐败,以不正当手段获取合同。彭博社报道称,一份秘密档案显示,美国国防部价值100亿美元的JEDI项目涉嫌招标腐败,国防部高级顾问、国防部长得力干将之一Sally Donnelly以前曾开设公司,而AWS是该公司的重要客户之一。目前亚马逊和国防部均否认这一指控,亚马逊的竞争对手则拒绝置评。

一份不光彩的档案,一个化名的神秘客户,一桩腐败行为的指控。

美国几家技术巨头争夺五角大楼的价值100亿美元的云计算合同,这些都是过去10个月内披露的合同背后的阴暗伎俩,而且远远不是全部。

目前,一些五角大楼的官员和企业经理人已经卷入了采购环节中的腐败指控,后者主要涉及目前在该项目中居于最有利地位的亚马逊公司。微软、IBM和甲骨文都是亚马逊的有力竞争对手,目前没有证据表明它们也陷入这类问题之中。

这些公司坚决反对五角大楼的“赢家通吃”方案,认为这种模式会加剧安全风险,让五角大楼今后多年内无法更换服务供应商。

曾任亚马逊顾问的五角大楼前发言人Price Floyd表示,加州的Redwood Shores公司的手上有数百万美元的国防业务,目前在华盛顿广为流传的33页的针对亚马逊的档案文件就是出自该公司之手。

负责监管甲骨文在华盛顿的政府关系的高级副总裁Kenneth Glueck没有回应这一说法,但表示甲骨文会“以最优惠的价格与最优秀的下一代云技术来竞争这份合同”。

甲骨文于12月6日向联邦法院提起诉讼,希望推翻五角大楼的计划。三周前,该公司在美国审计署(USA Accountability Office)也提出了类似要求,但未能成功。该机构负责审理联邦合同纠纷。该机构于12月11日同样驳回了IBM的抗议,因为该案目前尚未在法庭上审理。

在华盛顿,这类指控并不是什么新鲜事,但很少涉及肮脏和不光彩的个人攻击,而这些都成了云计算竞争中的焦点问题。众所周知,洛克希德马丁(Lockheed Martin Corp.)和波音(Boeing)等企业将在一个月内争夺价值数十亿美元的合约,并在下一季度展开联合竞购。

100亿大单内定疑云:美国防部高级顾问曾是AWS客户

这次不行了。彭博社获得的一份档案表明,包括亚马逊在内的企业高管经营不正当的私人关系,其中涉及国防部的官员,所有这些都让亚马逊获得了竞争优势。

该文件用照片、图表和公共记录,描绘了一系列冲突,对此次云业务采购的完整性提出怀疑。文件中确实包含相关行业高管和国防部官员之间联系的某些准确信息,但没有提供关于这些过程的真实证据。

比如,该档案暗示,国防部长吉姆·马蒂斯(Jim Mattis)的高级助理莎莉·唐纳利(Sally Donnelly)不公平地签署了合同,转而支持AWS。 AWS曾经是Donnelly开的一家公司的客户,但在她去国防部工作之前卖掉了。

Donnelly的律师Michael Levy说这份合同与他的当事人无关。 “对于任何政府合同,她都没有在其中发挥任何作用,也没有任何影响力,包括JEDI合同在内,这一点国防部已经多次证明。”Levy说。

ZnqQNbr

指控文件其中的一页

据大西洋传媒公司旗下的政府信息技术网站Nextgov称,这份文件是由马里兰州的一家私人调查公司RosettiStarr购买的。该网站的一篇文章中称,RosettiStarr拒绝透露到底是谁掏钱购买的。RosettiStarr没有回应彭博的评论请求,也没有提供文件的副本。

这份档案中一些指控接近荒谬,比如说亚马逊高管的儿子与收购Donnelly公司的企业家在Facebook上互加好友也构成腐败的证据。

ZfqAzuv

2017年4月24日,美国国防部长詹姆斯·马蒂斯(右)在乘直升机抵达阿富汗喀布尔时向高级顾问Sally Donnelly致意

当事各方均否认腐败指控,竞争对手拒绝评论

亚马逊AWS的发言人否认该公司获得了不公平的竞争优势。微软发言人表示,“我们不会对谣言或猜测发表评论。” IBM则拒绝对此发表评论。

五角大楼发言人Heather Babb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政府采购“一直是开放和透明的,并遵循一套全面的、数据驱动的流程。”Babb还表示,Donnelly根本没有参与这一过程,并且“没有内定供应商“。

Floyd是甲骨文公司的一名高级管理人员,SBD Advisors的甲骨文评论人士,他开始向记者提出有关春季档案的问题,并得出结论说,有人正在进行秘密活动。Floyd说,目前这份档案的目的似乎是表明Donnelly和她的公司以某种方式操纵了亚马逊的云合同。乍一看,他们的身份可能确实会产生这类怀疑。

从2017年1月到2018年2月,Donnelly是Mattis最值得信赖的顾问之一。当Mattis在奥巴马政府管理Centcom时,曾在美国中央司令部华盛顿办事处任职。她在SBD Advisors的助手安东尼·德马蒂诺,后来跟随她来到五角大楼。

两人都透露,SBD曾是亚马逊的付费顾问。Floyd说,他们在2016年为潜在的国防部云计算交易制定了消息传递和营销策略。德马蒂诺拒绝对此发表评论。

在Donnelly在五角大楼任职13个月中的7个月里,Mattis访问了亚马逊的西雅图总部,在那里会见了亚马逊首席执行官Jeff Bezos。

美国防部百亿美元订单被指不正当内定亚马逊第3张-YMS工作室

三个月后,五角大楼表示,希望将JEDI云合同转让给一家公司。一旦招标活动正式开始,其实就只有亚马逊的技术能力才能满足要求了,比如在获得合同后六个月内获得托管秘密数据的许可权限。

但这份档案忽略或淡化了一些重要的事实,并曲解了其他事件。

例如,根据Donnelly的财务披露表格,这份档案假定她在为Mattis工作时仍持有公司的股份(该表格显示她已经收到了部分付款)。在收到额外款项后,她更新了披露表。

Donnelly还报告了她过去在亚马逊的工作。她现在已经离开五角大楼,在华盛顿创办了一家新的咨询公司。

由于他们之前在亚马逊的工作,如果他们要参与JEDI采购的决策,Donnelly和DeMartino,就需要豁免利益冲突。据五角大楼的说法,他们并没有寻求豁免。

她的律师说,由于Donnelly没有参与这个项目,她并不觉得有必要豁免。

美国防部百亿美元订单被指不正当内定亚马逊第4张-YMS工作室

亚马逊CEO兼创始人Jeff Bezos于2018年9月13日在华盛顿参加一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庆祝晚宴时,参加了一场讨论

这份档案还遗漏了亚马逊在2013年已经从美国中央情报局(Central Intelligence Agency)赢得了一份价值6亿美元的云计算合同,这表明这家总部位于西雅图的公司能够管理和保存敏感的政府数据。

该档案还指控亚马逊网络服务公司(Amazon Web Services)驻华盛顿的一名高管与总部位于伦敦的私募股权公司C5 Capital Ltd.的一名高管存在恋爱关系。C5 Capital Ltd.与亚马逊共同投资了美国和中东的项目。

文件显示,在2018年3月,一家C5投资组合公司从华盛顿特区的投资者Win Sheridan手中收购了Donnelly的公司,现在名为ITC Global Advisors。其用意似乎是,第一笔交易是由一个稻草卖家(straw buyer)购买的,目的是让Donnelly迅速进入五角大楼,帮助亚马逊。Win Sheridan没有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

Floyd现在是ITC Global Advisors的发言人,他在没有证实或否认这一关系的情况下说,他不能对Oracle捏造的东西发表评论。

C5称这些指控是不真实的。亚马逊在一篇博客文章中表示,C5从未成为AWS的合作伙伴或分包商,也从未代表AWS进行过游说,“目的是让AWS获得政府合同”。

Donnelly和DeMartino是亚马逊的JEDI rainmaker的说法在去年11月遭到了抨击,当时美国审计署驳回了Oracle的利益冲突指控。但该机构发现,曾在SBD顾问公司为Donnelly工作的一名五角大楼高级官员安排并参加了与JEDI有关的会议。该公司还表示,他有权查阅有关合同的内部战略文件。

美国审计署确认,这名官员是Mattis办公室的副主任,这个头衔由DeMartino担任,她现在和Donnelly在她的新公司工作。审计署方面表示,它最终审查的证据表明,他对合同条款或采购过程没有实质性投入。

无论是美国审计署的决定,还是甲骨文的修订版的诉讼请求中,都没有提到Donnelly。

承包商和政府官员之间的这种关系让一些人士感到不安。“这是一个长期存在的问题,”政府监管项目的调查员Neil Gordon说。“这造成了一种假象,即政府的官员可能不会做出最符合政府或纳税人利益的决定。他们一直想在私营部门找到高薪工作。”

在2018年春夏两季,Floyd怀疑反亚马逊的行动出现了更不利的转折。他说,有人通过LinkedIn联系了SBD Advisors的前实习生,并向他们提出了有关该公司与亚马逊合作的问题。

联系这些实习生的人除了在LinkedIn上的个人资料外,没有任何其他网络身份,这让Floyd怀疑这些消息是假的。

Floyd说,今年五月,事情变得非常奇怪。一位身材魁梧的男子突然出现在他位于华盛顿市中心的公司的办公室。这位年轻人介绍自己是马里兰州一家安全公司的雇员,并说他的客户是一位富有的中东人,需要一些技术方面的帮助。

起初,Floyd说,他并没有怀疑这位访客的意图,甚至当他开始询问Floyd的公司过去在亚马逊的工作以及它与前五角大楼官员关系的时候也没有太多的怀疑。

但Floyd后来得知,这名访客给了他一个伪造的电子邮件地址,而且没有人用这个名字在他据称代表的马里兰州安全公司工作。Floyd现在认为这名男子是调查Donnelly旧公司的特工,是诽谤活动的一部分。

并非所有批评亚马逊的人都在暗中“工作”。

John Weiler指控称,一名参与JEDI的五角大楼官员对同事进行性骚扰,并向一个寻求披露更多五角大楼内部文件的贸易组织支付不当款项,好让他能沉默——但没有提供任何证据。

随后,信息技术收购咨询委员会(Information Technology Acquisition Advisory Council)联合创始人兼执行董事Weiler遭到反击。

今年8月,博客平台Medium关闭了一个名为@MeTooInTech的用户生成页面,该页面声称代表一个草根社交媒体运动,指责Weiler骚扰女性政府和科技领袖。

然而,没有所谓的受害者站出来,也并没有举行承诺的记者招待会来陈述他们的指控。Weiler否认了这些指控,并表示,这些攻击“显然是为了让我闭嘴,停止谈论云服务合同中存在的腐败问题”。

有关JEDI的指控和影射仍在继续。

事实证明,JEDI是五角大楼最具争议的技术采购之一。现在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哪家公司将被选中。美国国防部预计将于2019年4月做出最终决定。

“对于赢家来说, 这是在联邦市场站稳脚跟的重大机会。因此, 现任者为了保护自己的业务而拼搏也就不足为奇了, ”Bloomberg Government分析师Chris Cornillie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说。

“尽管如此, 对于一份IT合同来说, 竞争充斥了如此严重的个人化攻击,似乎有些不寻常。”

本文地址:http://www.ewoodlife.com/post/4021.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yms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评论列表

  1. 跨境电商导航
    跨境电商导航  @回复

    赞一个,学习了